| 网站首页 | 教育新闻 | 教育资讯 | 教育热点 | 教育互动 | 教育前线 | 考试资讯 | 文章中心 | 图片中心 | 

您现在的位置: jy898教育网 >> 文章中心 >> 正文

  没有公告

  退休教授专门租房存书 为买一本古籍花光几年工资            【字体:  
退休教授专门租房存书 为买一本古籍花光几年工资
作者:佚名    文章来源:不详    点击数:    更新时间:2017/4/24    

退休教授专门租房存书 为买一本古籍花光几年工资

龚明德家中藏书丰富。

  对于钻研学术的学者而言,古籍是他们的精神食粮。

  四川师范大学文学院退休教授龚明德,就是其中代表。在成都,无论是旧书摊主,还是旧书店主,几乎没有不认识龚明德的。别人出高价,不卖,龚明德来了,店主低价出售的事,时有发生。

  64岁的龚明德淘旧书,不为投资增值,而是为学术研究之用。在他看来,这也是古籍在当今社会的一大价值体现。他的家里,一半的空间都被书柜摆满,书柜摆不下,客厅的空地也被装满书籍的纸箱摆满。这不是全部,他还专门租了一套房子,用来存放其余的书卷。

  如今,龚明德的藏书已经达到10万本,不过,他并不认为自己是一个藏书家,“我应该算是一个存书家吧,所有的书籍都是有用于学术我才会买,不知不觉就有这么多书了。”

  为买一本古籍 花光两三年工资

  作为版本学方面的专家,每当需要一本书当作研究资料,龚明德都会尽量买齐所有的版本。每周三、周日,他都保持着骑车在各大旧书市场淘书的习惯。

  “版本非常重要,越早的版本,越不容易出错,拿来研究的价值也就越大。”每搜集一种古籍,龚明德都会小心地用旧信封包好外表,最后将各种不同的版本整理成一沓,再用纸包上。艾芜的《文学手册》,他整理不同版本的书籍就有10多本。其中一本书的外皮上,印有“珍存”二字,颇为特别。

  “这本书你在全世界买不到第二本,花了我两三年的工资,要卖的话得几十万了。”龚明德说,这些笔记都是艾芜亲笔所写。因为有了这样珍贵的第一手史料,他后来的一篇文章因此得以写成。

  当然,有时候为了买书他也会和旧书贩子斗智斗勇。“假如说一摞书他叫价4000元,我就分成两堆,假装对一堆书感兴趣,然后贩子会说这堆书3000元,实际上我想要的书在另一堆里,价格就杀下去了。没办法,这么多书,不用点小手段哪里买得起。”

  数字化古籍 或为未来交流趋势

  四川省图书馆学术委员会副主任、原副馆长王嘉陵说,古籍既有一般书籍的属性,也有文物性。今天尽管提倡大众化阅读,但古籍由于其专业的内容,脆弱的纸张和珍贵的价值,再加上古籍竖排文字也与当今的阅读习惯不同,并不适合由大众传阅。

  交流还有其他办法,龚明德的客厅里有一台半旧的扫描仪,这是他专门为同事和后进们准备的。“圈子里都知道我有不少书,每当有人因为课题需要借阅时,我就用扫描仪把书弄成电子版传给他们,既不会让古籍有损害的风险,又能让他们把课题做好。”

  这招在公立图书馆早有运用,王嘉陵介绍,实际上对于那些不能外借的善本,四川省图书馆也在积极地运用数字化手段与外界分享。“我们不少图书已经数据化,有需要的学者一般都通过这样的手段获取古籍。”此外对古籍进行复制再造也是不错的办法,在王嘉陵的办公室里,有一套《华阳国志》的再造本,客人们可以随意翻阅,他手中类似的再造本就有二三十部。

  “有的古籍是孤本,还有的古籍原本就是稿本,再不抢救就没有了。比如《四库全书》总共只有7部,现在存世的只有三部半,这种就需要多再造复制。”王嘉陵说,对于古籍中的孤本、善本以及毁坏严重、需求量大的版本,会优先进行复制再造。

  “不光是为了交流,很多孤本如果不备份,万一出了什么意外毁坏了,即使花再多的钱也买不到了。比如明代的永乐大典,只有正副两部,所以现在能存下来一本都是稀世珍宝。现在国家图书馆已经有2万多种、9万多册古籍数字化,还做成数据库放在网上。大约10年前,四川省图书馆也开始了这项工作,现在已有几百部书完成了数字化,但古籍全部数字化还需要一个过程,也需要一些条件。”

  文化价值的传承 市民可零距离接触古籍

  在王嘉陵看来,古籍是文化的传承。四大文明古国中,埃及有纸草书,美索不达米亚文明有泥板书。古籍作为文明的传载系统,让后人得以了解前人的智慧。“通过古籍,我们可以了解自己原来是什么样子,坚持哪些东西,会给人内在的启发。现在的科技那么发达,但是你会发现智慧的根仍然在远古,比如老子孔子,到现在仍然深刻影响着我们,这就是古籍在发挥传载作用。”

  由于排版、文字的原因,古籍书可能已经不能适应现代的阅读方式,但市民仍然可以到四川省图书馆一睹其风采。据了解,四川省图书馆的古籍总量,已经达到65万本,善本近6万册。或在明年,已经整理好的古籍会逐步对市民开放。

  古籍按照其珍贵程度分级,清代乾隆之前的古籍都是前三级,乾隆末年(1799年)到1912年前的便归于一般古籍,也就是第四级,“四级以下的可以直接阅读,三级以上的古籍会有一些限制。因为古籍除了一般书的属性,还有文物性,受文物法的限制,不能全部开放给市民翻阅。”一些珍贵的古籍,未来也有可能会通过展览的方式,让市民一睹其风采。

  对于怎么利用好古籍,龚明德也有自己的看法。他认为,通过读书会和讲座的方式,可以让市民领略古籍的精髓。“比如在成都,一群20多岁的论语爱好者聚在一起成立读书会,搜集原始的资料、各种版本的论语,真正把论语一个字一个字地钻研。只要坚持到40岁,这个读书会就不得了了,里面的人都会是研究论语顶尖的专家。”

  (记者杨尚智摄影报道)

文章录入:admin    责任编辑:admin 
  • 上一篇文章:

  • 下一篇文章:
  • 发表评论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
   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
    山大教授张友明:留德23年后
    心理学教授掷40万买保健品悟
    诺奖得主受聘同济大学特聘教
    93岁天大女教授去世,为教学
    麻省理工教授申请专利 发现已
    四川乡城县召开退休干部城乡
      网友评论:(只显示最新10条。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

    jy898教育网声明:本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,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的网站客服说明!